天朝盛事 西漢長安城百姓居住面積僅占...

西漢長安城百姓居住面積僅佔1/3

分享

 

隨着近年來考古發掘和研究的進展,中國的城市歷史正在不斷改寫和上溯,發現古代城市遺址的範圍也從黃河流域擴大到長江流域和其他地區。早期歷史文獻中一些有關城市的記載,已經被考古發現所證實。

由於夏、商、周三代實行分封制,每座城幾乎都是大小不等的國。國的數量越來越多,以至有“萬國”之說。直到春秋初(公元前8世紀後期),有記載的國還有一千多個。儘管這些國名義上都從屬於王和上級諸侯,但都有一定的獨立性,所以無不將行政功能置於首位。一般來說,一座城中最重要的部分必定是主宰該城的諸侯或貴族的宮室,同時也是該城的行政和祭祀場所。城的四周一般圍有城牆,有的還有相應的防衛工事。由於人口稀少,土地富餘,城的範圍可以劃得很大,城內不僅有手工作坊,還可能有農田。相比之下,普通居民的住所和活動場所反而顯得微不足道。用今天的眼光看,城市內部這樣的結構和功能並不合理,卻符合當時的實際需要,也體現了當時人的智慧。對每座城的居民來說,最重要的是生存和安全。這些都離不開君主和城牆的庇護,二者在城中佔主要地位是順理成章的。

自秦以降,中央集權制度越來越鞏固,城市的政治功能和等級制度也越來越明顯。以西漢為例,全國1500多座城被分為首都,郡、國(諸侯國),縣、侯國(列侯的封地)、道(設置於少數民族地區的縣級政區)、邑(皇后、公主等的封邑)這三個等級,逐級管轄。每座城都設有政府機構,都築有城牆,宮殿(或衙署)與城牆成為一座城市不可或缺的主體。

西漢的長安城是在秦朝廢墟上新建的城市,事先就有嚴格的規劃。長安城的面積約36平方公里,但城內的主要部分是宮殿,長樂宮、未央宮、桂宮合計約12.6平方公里,加上衙署、倉庫、兵營、監獄等設施,最多只有三分之一的面積供百姓居住。由於城內容不下眾多的官員、貴族,他們大多居住在長安附近新建或擴建的“陵縣”(因皇帝的陵墓而設置的縣)內,以至形成了一個人口比長安還多的城市帶。

東漢首都洛陽城的面積約10平方公里,城內的南宮、北宮等宮殿佔地約4平方公里,再除去衙署等建築,留給居民的地方大概也不過三分之一。

首都以下的城市不需要那麼大的宮殿,但作為地區性的行政中心,相應的衙署和其他行政、軍事機構也會佔較大面積,居民能享受到的設施很有限,城市生活的質量很低。

在一個農業社會,多數人從事農業生產,離不開自己的土地和家園。除了本來就住在城裡,或不得不住在城裡的皇帝、貴族、官吏、將士、商人、工匠等,其他人往往選擇鄉居,因為城市對他們並無多少吸引力,城市生活未必比農村生活更美好。

東漢末年開始的分裂割據,以及期間反覆出現的饑饉、戰亂使原有城市受到很大破壞,但一些新因素也導致了城市的進步。例如,各政權為了增強實力,在城市建設中更講究實效,避免形式;原有宮殿毀壞,或沒有能力建造新的宮殿和衙署,民居在城市中所佔比例相應增加;人口流動增加了移民,也帶來了不同的文化;佛教傳入後,寺廟成為城市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在首都與大城市中往往形成特殊的景觀。

以北魏洛陽為例,據《洛陽伽藍記》記載,“京城表裡凡有一千餘寺”。“自蔥嶺已西,至於大秦,百國千城,莫不歡附,商胡販客,日奔塞下,所謂盡天地之區已。樂中原土風,因而宅者,不可勝數。是以附化之民,萬有餘家。門巷修整,閶闔填列,青槐蔭陌,綠樹垂庭,天下難得之貨,咸悉在焉。”這種新氣象,恰恰是以往的首都城市所不曾有過的。

唐朝的首都長安已經兼顧了城市的不同功能。長安城由外郭城、宮城、皇城和各坊、市等構成,是中國里坊制封閉式城市的典型。其中5條幹道寬百米以上。街道將城內分為110坊,各坊建有坊牆、坊門,坊內為居民住宅、宮衙、佛寺、道觀等。東西兩市築有圍牆,市內店鋪、作坊密布,商業繁榮。三條渠道將河水引入城內,以滿足宮苑和景觀用水,並匯成曲江池等風景名勝。

唐長安城是當時世界上範圍最大、人口最多、設施最先進的城市之一,但封閉性結構還是對居民的生活有所影響,對商業和經濟的發展有所限制,這些局限到宋代才得到突破。結合《清明上河圖》的描繪和文獻記載,可以肯定,包括首都開封在內的城市在發展中取得長足進步。

因此,儘管在宋代以後,首都等大城市依然沿襲封閉性政治中心的傳統,但在經濟發達地區,“清明上河圖”的模式長盛不衰。如明清的江南,以經濟為基礎發展起來的市鎮,以天然河流和人工運河組成的交通運輸網絡,以精細農業和商業、手工業和服務業組成的複合經濟,形成了嶄新的城市、集鎮和城市生活。

(責任編輯:文恩)

(文章來源:網絡轉載)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