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明朝戰史上的七大勝仗(圖)...

明朝戰史上的七大勝仗(圖)

分享

戚繼光像

1、洪武二年常遇春,李文忠攻開平之戰,一舉拔掉元上都,元順帝倉皇逃竄,一年後病逝,此戰後,明朝修築了開平衛,俯瞰整個北方蒙古草原,之後的幾十年,雖然蒙古人偶有勝仗,但基本都是被明軍追亡逐北。

點評:雖說徐達攻克元大都標誌着元朝的滅亡,但是在蒙古人敗退大草原以後,真正導致明蒙雙方攻守易形的則是開平之戰,開平是元朝的上都,也是蒙古草原重要的戰略要地,奪取了開平,也就意味着卡住了蒙古草原的咽喉,與游牧民族作戰,一是要作好打持久戰的準備,二是要要建立強大的騎兵隊伍,三則是要搶佔到關鍵的戰略要地,漢武帝反擊匈奴,第一槍就是在河套平原打響,因此才有了後來匈奴的倉皇西逃,唐朝反擊突厥,首戰也是先取定襄,才有了重創突厥的奇功,而宋之敗亡也在於幽雲十六州的丟失,使得宋軍痛失戰略要衝地,百年來一直處於強敵的壓迫之下。開平戰役的意義也正在於此,雖然此戰的戰果算不上豐碩,但是戰略意義重大,此戰後,明朝修築了開平衛,作為繼續進逼蒙古帝國的基地,之後徐達藍玉等人的一連串勝仗,也正是此戰打下的基礎。遺憾的是,自宣德開始,處於削弱藩鎮勢力的目的以及文官統治集團的短視,開平衛最終被廢弛,鬆散的蒙古部落聯盟得以繼續騷擾長城沿線,以至於釀成了土木的慘案和明朝皇帝被俘虜的恥辱,前人攢錢,後人敗光,不知當年病勢於柳河川的常遇春將軍若泉下有知,當做何感想呢。

 

2、洪武二十一年藍玉捕魚兒海大捷,滅敵數萬,俘虜七萬多人,北元政權的統治機構被一窩端俘虜到南京來,此戰宣告了北元政權的最後滅亡,從此蒙古高原已不再有如成吉思汗時代統一的政權,之後的二百年里,雖然瓦刺和韃靼在蒙古草原輪流坐莊,卻早已不具備抗衡中原的實力,或依附於明朝,或偶爾騷擾,卻終難再杴起大風浪。

點評:今天某些蒙古國史家對於北元歷史津津樂道,企圖尋找蒙古國合法化的證據,遺憾的是,藍玉將軍的大捷給了他們一記響亮的耳光,北元在捕魚兒海大捷後就已不復存在,如果說之前的明朝滅元以及攻克上都之戰,都沒有真正消滅蒙古的皇族的話,捕魚兒海大捷卻宣告了元朝帝國的最終滅亡。這些作為元朝正統的皇族們一股腦的被押解到了南京,北元的運作體系基本被摧毀。如果說在這之前,蒙古貴族心中或許還有所謂反明復元的希望,那麼捕魚兒海戰役後,希望就徹徹底底地破滅了。從此,逐鹿中原只能成為他們可望而不可及的美夢。此戰的意義在於蒙古草原被分崩離析成了若干鬆散的部落,時合時分,相互征戰不休卻難以對中原政權造成致命的軍事威脅。而幾大蒙古部落也先後向明朝稱臣並接受了冊封,從這一仗開始,所謂的北元與明朝的對峙已經不復存在,蒙古部落與明朝的關係,漸漸的由國與國的關係變成了地方諸侯勢力與中央政府的關係,後來的史實也證明了這一點,無論是瓦刺的也先也好,還是韃靼的俺答也好,他們與明朝邊鎮戰爭的目的僅僅是為了得到一個冊封的爵祿,金庸老先生在《鹿鼎記》中尊清貶明,大談滿清給中國帶來了多少領土云云,對比史實,不禁令人啞然失笑。優秀的小說家未必是優秀的歷史學家,明朝應該反思的是,為什麼這樣強勢的軍事勢頭卻不能保持持久,明朝前期,面對統一的北元政權,明軍鐵騎追王逐北,打了一連串的勝仗,卻為什麼不能守住固有的勝利果實,在蒙古已被打成若干鬆散部落,力量嚴重削弱的情形下,卻沒有進一步向蒙古高原滲透勢力,卻是因噎廢食,實行退守自保的戰略,明朝之敗亡,戰略上的短視難辭其咎。

 

3、永樂八年,明成祖第一次北征,在斡難河戰役中大破韃靼軍主力,蒙古各部紛紛向明朝稱臣,此戰進一步削弱了蒙古各部落的實力,並瓦解了蒙古部落的內部。戰後明朝以勢力均衡的原則對蒙古的幾個主要部落進行冊封,明朝在北方的武功達到了極盛時期。

點評:從戰略上說,明成祖的指揮只能用兩個字來概括–穩進。明軍充分發揮了立國50年的建設成果,不僅打出了軍威,更打出了明軍雄厚的經濟實力以及驚人的戰爭相持能力。明軍用步步為營的方式,集中優勢兵力打了一場漂亮的殲滅戰,而火器與騎兵相結合的打法不僅成為了蒙古騎兵的噩夢,也對後來明軍的戰術思想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這是明軍的進攻精神發揮的最為淋漓盡致的一戰,而這也正是永樂皇帝苦心經營的結果。馬上皇帝永樂的進攻精神也滲透到他每個士兵的血液中,這是一支在當時世界堪稱最強的軍隊,貼木兒東侵明朝路上病故,與其說是明朝的幸運,不如說是他自己的幸運,與這樣的一支軍隊交手,赫赫威名的帖木兒大帝恐怕一生的英明都要付之東流水了。遺憾的是,明軍的進攻精神僅僅是在洪武和永樂兩朝曇花一現,後世皇帝以防禦為主的戰略思想,大大限制了明軍進攻戰術的改良,也扼殺了明軍的進攻精神。宋朝進攻乏力是因為騎兵缺乏,但是明朝並不缺馬,產馬的甘肅和陝西西部地區都在明朝手中,內蒙地區的蒙古部落也多是臣服明朝的,明朝缺少的就是有頭腦的戰略家和有進取精神的統治者。而永樂皇帝卻犯了欲速則不達的毛病,整個永樂朝,頻繁的北伐雖然收穫不小,但是也虛耗了國力,並也使後繼者因噎廢食。而北部防禦體系建設上的短視,導致北方關外衛所日益被孤立,明成祖雖然堪稱是明朝大有為的君主,但是在戰略建設上卻遠遜色於他的老爹朱元璋,五次北征帶來的邊境安寧不過十數年,衛所建設上的嚴重錯誤,卻貽害了後世幾代。

 

4、明正統14年,瓦刺大軍在土木堡將明軍打得全軍覆沒,並俘虜明英宗,名將于謙指揮北京保衛戰,大破也先大軍,迫使其交還英宗。蒙古軍的兵敗引起了一系列連鎖反應,也先在內訌中被殺,分散的蒙古部落又重新接受了明朝的冊封。

點評:十五世紀中葉是世界歷史上值得記住的一段日子,從1449年到1453年,東西方兩大文明古國—中國與羅馬。他們的首都相繼遭到蠻族的圍困,不同的是:明朝以其充足的國力和出色的指揮打贏了北京保衛戰,而東羅馬則在彈盡糧絕後國破家亡,被土耳其人亡國滅種。土耳其在東羅馬的土地上把奧斯曼帝國推向了極盛,蒙古人則在北京城下遭受到又一次沉重的打擊。事實上,土耳其滅亡東羅馬是順理成章,而蒙古軍兵敗北京也是實力使然。如明朝這樣的生產力高度發達的帝國,只要內政統一經濟穩定,是沒有任何國家可以滅亡掉的。宋朝積弱如此,但鼎盛時期的遼國也同樣不能滅之,宋朝和明朝最終的亡國,其實是亡於腐敗和國內嚴重尖銳的矛盾,而此時的明朝尚未到這一步。雖然此時的明朝正走向腐敗,而朱元璋時期建立的衛所制度已經出現的腐化的情況,但是明軍的實力尤存,土木之敗確有士兵戰鬥力下降的緣故,但更重要的還是荒唐的指揮。在明朝朝中,也存在着一批實幹派的大臣,英宗被俘虜後,滿朝哭哭啼啼,還好有于謙為首的一批明白人堅信明朝必勝。而另一個需要注意的是,在土木堡五十萬大軍全軍覆沒後,明朝又在短短的時間裡組織了22萬精兵,這種驚人的戰爭動員能力以及物質基礎,都是蒙古人所無法相比的。于謙並不是一個典型的職業軍人,反而是一個文官,而此戰也並非是考驗他的戰場拼殺能力,而是戰略部署能力和統籌規劃能力,對於此時的明朝來說,只要可以做到君臣一心,三軍用命,此戰的勝算就已超過八成,于謙很好的協調了各方面的矛盾,圓滿的完成了這一切。這一戰明朝打敗了蒙古人,但是攻守雙方卻調了個,從此以後,明軍更是龜縮於長城堡壘之中,很少再有大兵團出塞作戰的戰例。而實力遭到嚴重削弱的蒙古人,也沒有再對明朝形成致命的威脅,至多只是騷擾明朝邊境而已。但是之後于謙對於明朝軍隊所進行的一系列改革,還是使明軍在一段時期里恢復了強悍的戰鬥力。從北京保衛戰勝利到蒙古放還英宗的這幾年間,蒙古人屢次對明朝邊境發動進攻,但是經于謙整頓後的明軍均將其擊敗,最終換取了英宗歸國和蒙古內訌的結局。遺憾的是于謙在奪門之變後被英宗殺害,從於謙到袁崇煥,自毀長城的悲劇不止一次發生在明朝君主身上,讓人扼腕嘆息。

 

5、公元1517年,明朝水師在廣東屯門和西草灣接連重創葡萄牙水軍,葡萄牙軍隊損失慘重,之後漸漸改變了對中國的政策,轉而以欺詐手段騙取了澳門。此戰對明軍的影響在於,明朝的戰船和火炮都在此戰後吸取歐洲的技術得到了改良和革新。

點評:單從軍事角度上說,兩場戰役只能算是小規模的水戰,不說和大型海戰比,就是和明朝同時期的抗倭戰爭比也是小很多的,但是這畢竟是明朝水師與歐洲水師的第一次交手,長期生活在海禁與封閉里的中國人也第一次認識了來自遙遠西方的陌生對手。葡萄牙人原本要採取征服政策來對待明朝,卻遭到了慘重的打擊,之後陸續西來的荷蘭等國也同樣嘗到了類似的滋味。明朝獲得了歐洲的戰船和火炮,並使自身的造船與火器技術得到提升,但是對於外面的世界,我們依然是一無所知。明朝可以為小小的屯門與葡萄牙人大打出手,卻願意為兩萬兩的稅金放任其盤踞澳門,100年後,明朝同樣為了靠近大陸的澎湖而將荷蘭艦隊重創,卻對其佔領台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不能不說是明朝長期鎖國政策的悲劇:但求大陸無事,化外之土不足取也。而對於中國科技發展史來說,這場戰爭同樣是一個不容忽視的事件,明朝的東南沿海與歐洲殖民者進行的一系列小規模戰鬥,使大航海時代初期的歐洲人意識到征服中國只是愚蠢的想法,與中國搞好關係謀求經濟利益才是正途。於是才有了明朝中後期西方科技的陸續傳入,並使中國古代科技達到了又一個飛速發展的高峰期,也使長期處於封閉狀態里的明朝人開始放眼看世界,明朝時期最早進入中國的一批傳教士,都驚嘆於中國知識階層對於西方科學的渴求精神,如徐光啟等有識之士更開始嘗試引進西方科技改良中國的天文,曆法乃至農業生產,雖然起步稍晚,明朝卻用一種特殊的方式進行着向知識時代的邁進。遺憾的是,隨着滿清的入關,中國通向世界的大門被徹底的封鎖,之後就是百年的屈辱史。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明朝宋應星的科技文獻巨著《天工開物》正是在這一時期傳入了西方,並對西方手工作坊式的生產力改革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直接推動了科技革命的早日到來。

 

6、明朝中後期,倭寇橫行,名將戚繼光等致力於平倭戰爭,奮戰數十年後終於平定倭寇。

點評:抗倭戰爭的勝利其實沒有多少可炫耀的,幾十萬明朝大軍,卻奈何不得區區倭寇,這是驕傲還是恥辱?明朝的衛所制度在這一時期已經徹底腐朽,幸好還有如戚繼光等一批名將,用私家軍和募兵制的方式為明朝重新錘鍊出一批精銳之師。而在之後的張居正時代,以戚繼光為代表的一批抗倭將領也成為明朝軍事改革的先行者。黃仁宇在其著作《萬曆十五年》中把戚繼光稱為“孤獨的將領”,此話並不為過,在整體軍事制度已經腐朽的情況下,這些忠良之士彷彿是一批救火隊員,為國家去撲滅燎原的烈火。之後的隆慶朝和萬曆初年,明朝借鑒平倭戰爭的經驗改良了裝備,並對軍事制度進行了一系列修補性的改革,使明軍在遼東和宣府等地又重新擁有了一批精銳的軍隊,明朝以此軍隊打贏了朝鮮戰爭,也讓明朝達到了其發展里程上又一個中興的頂點。其實所謂倭寇,很大部分成員都是中國沿海的海商集團,朱元璋欲以海禁拒倭寇,卻讓倭寇越演越烈,身為農民出身的他自然不會明白這種資本原始積累過程里的自然現象的。倭寇平定後,明朝解除了海禁,從此進入了一個對外開放的黃金時期,海上絲綢之路遠達美洲地區。而西方的科技文化也在這一時期廣泛的傳入。但是高速發展的經濟卻成為了政治腐朽的催化劑,在政治制度日益腐敗的情形下,明朝重演了宋朝越繁榮越腐敗的悲劇。高度發達的對外貿易和繁榮商品經濟,與整個國家日益萎縮的財政收入形成了鮮明的反差,官商勾結的暴利催化了政治的腐敗和國家賦稅的大量流失,張居正改革政策的廢除,使明朝走上了滅亡的不歸路。

 

7、明朝抗倭援朝戰爭,歷時七年打敗日本,不但確保了國土的平安,更使日本龜縮於島中不敢擴張達300年。

點評:直到今天,所謂的“抗倭援朝戰爭”依然被人爭論不休,原因是明朝在抗倭戰爭中損失慘重,以至給了滿清崛起的機會。但是從今天看,這種說法是典型的形而上學。滿清的崛起是明朝自身的腐敗所致,雖有抗倭援朝造成軍力削弱嚴重的原因,但根子還要歸結到明朝軍事的腐朽和內政的失當中去。但是對比抗倭援朝戰爭,滿洲人同樣應該叫一聲幸運的。從日本內戰中走出來的日軍,戰鬥力正達到其歷史上空前強大的地步,無論是裝備還是作戰能力,都要比後來的滿清強很多,但遺憾的是,日軍遇到的是中興時期的明軍,滿清遇到的則是沒落時期的明軍。中興時期的明軍在朝鮮打出了國威,在總兵力遠少於日本的情況下,卻最終給了日本致命的打擊。清朝某些史家評論此戰,無不說是耗費巨資,慘勝如敗,但是從戰爭的過程看,明朝打出了一系列可圈可點的勝仗,無論是多兵種聯合作戰的能力還是軍事指揮能力,都達到了其整個朝代的最頂點水準,日本的失敗則是空前慘烈,最後一戰的露梁海戰,500多艘日船,逃歸的不足四十艘。我們可以想象,如果明朝選擇坐視朝鮮不救,待日本勢力做大而明朝進入衰落期後,中華江山縱然不會落到滿族人手中,也多半會讓日本人糟蹋個夠戧,這是一場必須要打的戰爭,也是一場贏得漂亮的戰爭,之後的滿清崛起是明朝自身的原因,即使沒有這場戰爭,以明朝的腐朽速度,那也是遲早發生的事情。清朝史官對於此戰的詆毀,多半是處於政治的需要,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此戰400年後,甲午戰爭爆發,清朝的士大夫們居然還有人翻閱史書,去從明朝抗倭援朝戰爭里尋找破敵的良策。另一個需要注意的事實是,明朝進行朝鮮戰爭,前後六年花費800萬兩白銀,而滿清單單是甲午戰敗的賠款,就有兩萬萬兩之具,對比之下,這場戰爭明朝是打對了。

 

(責任編輯:肖凡)

(文章來源:銅雀歷史網)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