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2024年7月24日 星期三

时事万象热点评论

千禧世代過得並不輕鬆

王季民

2024年6月3日

AA
千禧世代也飽受千禧年之初經濟衰退的折磨(所謂的網路泡沫破裂),幾年後又經歷了大衰退(幾乎導致整個全球銀行體系崩潰),隨後又經歷了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美國自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活動萎縮)。所有這些事件都嚴重破壞了千禧世代的職業生涯,儘管整個世界似乎都在與他們作對,但他們仍在盡最大努力攀登公司的階梯。

王季民

2024年6月3日

0
0
0
AA
千禧世代也飽受千禧年之初經濟衰退的折磨(所謂的網路泡沫破裂),幾年後又經歷了大衰退(幾乎導致整個全球銀行體系崩潰),隨後又經歷了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美國自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活動萎縮)。所有這些事件都嚴重破壞了千禧世代的職業生涯,儘管整個世界似乎都在與他們作對,但他們仍在盡最大努力攀登公司的階梯。

0
0
0
0
0
0
AA

2024年6月3日

王季民

2024年6月3日

王季民

【新三才編譯首發】每一代人都有一種普遍的傾向,那就是恐懼地看著下一代人,並得出世界注定要毀滅的結論。事實上,公元前4世紀的柏拉圖是一位非常深邃的思想家,他中斷了哲學思考,想知道希臘社會中的年輕人出了什麼問題。根據《衛報》報道,有人聽到他說:「他們不尊重長輩。他們不服從父母。他們無視法律。他們在街上鬧事,充滿了瘋狂的想法。他們的道德正在淪喪。他們會怎麼樣?

柏拉圖最著名的學生亞里斯多德對年輕人提出了類似的悲觀看法:「年輕人有崇高的觀念,因為他們尚未被生活所折服,也沒有了解生活的必要局限性;此外,他們充滿希望的性格使他們認為自己能夠勝任偉大的事業。都是在過度和激烈地做事的方向上。 他們做什麼都做過頭了——他們愛得太多,恨得太多,對其他一切都是如此。

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都不會是很有同理心的夏令營輔導員。但這些段落強調了每一代人是如何將下一代人視為慢動作火車殘骸的,同時卻輕易地忽略了一個事實:上一代人在很大程度上要對下一代人面臨的狀況負責,而這些狀況反過來又會影響下一代人的行為和應對日常生活鬥爭的方式。

或許最近沒有哪一代人像千禧世代那樣受到如此多的嘲諷。千禧世代由1981年至1996年出生、目前年齡在28歲至43歲之間的人組成。他們不僅在一段時間內成為成年人,這段時間受到了巨大的經濟動盪的破壞,而且他們還多次成為美國金融體系前所未有的管理不善的受害者,這些政治領導人認為美國可以無限期地借貸而不會受到任何不良影響。

前幾代人,包括出生於1946年至1964年間的嬰兒潮一代,以及在較小程度上出生於1965年至1980年間的x代,都能夠享受充滿典型中產階級身份標誌的生活方式,例如自己的房子和汽車。

不幸的是,在過去的幾十年裡,政策制定者增加了近30兆美元的債務——將國債從1996年的5.2兆美元增加到2024年的34.5兆美元——從而刺激了經濟(以及幾乎所有東西的價格),並帶來了通貨膨脹浪潮,使大多數千禧世代無法實現夢寐以求的中產階級生活方式。

自世紀之交以來,生活成本(以消費者物價指數衡量)至少增加了50%,遠遠超過了大多數千禧世代的平均薪資和薪水增幅。不幸的是,大多數通膨指數嚴重低估了房價等因素的漲幅。在此期間,房價上漲了一倍甚至兩倍——這取決於該國的特定地區。

保守派評論員表示,持續的政府赤字將嚴重傷害“我們的孩子和我們孩子的孩子”,這已經成為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但過去幾年持續加劇的通貨膨脹螺旋正在緩慢但肯定地削弱千禧世代購買房子的能力,或者說,實現任何鼓勵他們成家的經濟安全感的能力。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美國目前的出生率為每對夫婦1.6個孩子,低於維持人口穩定所需的2.1個孩子的替代率。普遍的經濟不安全感可能導致千禧世代不願意生育和繁衍後代,因為數百萬千禧世代已經搬回父母身邊。

當然,沒有什麼比在童年的臥室裡試圖懷上一個孩子,同時聽到父母的電視聲音響徹牆壁,而他們卻在為誰丟了遙控器而相互爭吵更浪漫的了。這種回歸家庭家園的命運困擾著數百萬千禧世代,他們根本買不起自己的房子,甚至買不起像樣的公寓。

根據經濟學家格雷·金布羅的說法,千禧世代在工作生涯的第一個十年裡,美國經濟的成長速度只有X世代和嬰兒潮世代加入勞動力大軍時的一半左右,這一事實無助於這種情況。

千禧世代也飽受千禧年之初經濟衰退的折磨(所謂的網路泡沫破裂),幾年後又經歷了大衰退(幾乎導致整個全球銀行體系崩潰),隨後又經歷了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美國自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活動萎縮)。

所有這些事件都嚴重破壞了千禧世代的職業生涯,儘管整個世界似乎都在與他們作對,但他們仍在盡最大努力攀登公司的階梯。

千禧世代也被迫背負巨大的學生貸款負擔,以支付他們的本科教育費用,在許多情況下,還有研究生和職業教育費用。根據《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報道,在過去的20年裡,高等教育的成本超過了其他一切,私立國立大學的學雜費增長了132%,公立國立大學的州外學雜費增長了127%,公立國立大學的州內學雜費增加了158%。

因此,很少有千禧世代能夠在不背負巨額債務的情況下完成大學和職業教育——這一負擔至今仍在加劇他們的經濟不安全感。

傑佛遜·哈尼·韋弗是一位居住在佛羅裡達州的事務律師。他在北卡羅來納大學獲得經濟學和政治學的本科學位,並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得國際關係的法學博士和博士學位。

 

(作者:Jefferson Weaver)

(來源:Newsmax 網站)

(編譯:王季軍)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編譯出先發)

免費訂閱精彩內容免費訂閱

标签: 人生百態,今日民生,千禧世代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