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2024年6月23日 星期日

时事万象热点评论

千禧一代过得并不轻松

王季民

2024年6月3日

AA
千禧一代还饱受千禧年之初经济衰退的折磨(所谓的互联网泡沫破裂),几年后又经历了大衰退(几乎导致整个全球银行体系崩溃),随后又经历了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美国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活动萎缩)。所有这些事件都严重破坏了千禧一代的职业生涯,尽管整个世界似乎都在与他们作对,但他们仍在尽最大努力攀登公司的阶梯。

王季民

2024年6月3日

0
0
0
AA
千禧一代还饱受千禧年之初经济衰退的折磨(所谓的互联网泡沫破裂),几年后又经历了大衰退(几乎导致整个全球银行体系崩溃),随后又经历了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美国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活动萎缩)。所有这些事件都严重破坏了千禧一代的职业生涯,尽管整个世界似乎都在与他们作对,但他们仍在尽最大努力攀登公司的阶梯。

0
0
0
0
0
0
AA

2024年6月3日

王季民

2024年6月3日

王季民

【新三才编译首发】每一代人都有一种普遍的倾向,那就是恐惧地看着下一代人,并得出世界注定要毁灭的结论。事实上,公元前4世纪的柏拉图是一位非常深邃的思想家,他中断了哲学思考,想知道希腊社会中的年轻人出了什么问题。据《卫报》报道,有人听到他说:“他们不尊重长辈。他们不服从父母。他们无视法律。他们在街上闹事,充满了疯狂的想法。他们的道德正在沦丧。他们会怎么样?”

柏拉图最著名的学生亚里士多德对年轻人提出了类似的悲观看法:“年轻人有崇高的观念,因为他们尚未被生活所折服,也没有了解生活的必要局限性;此外,他们充满希望的性格使他们认为自己能够胜任伟大的事业。他们总是宁愿做高尚的事,而不是有益的事 :他们的生活更多地受到道德情感的支配,而不是理性的支配——他们所有的错误都是在过度和激烈地做事的方向上。他们做什么都做过头了——他们爱得太多,恨得太多,对其他一切都是如此。”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都不会是很有同理心的夏令营辅导员。但这些段落强调了每一代人是如何将下一代人视为慢动作火车残骸的,同时却轻易地忽略了一个事实 :上一代人在很大程度上要对下一代人面临的状况负责,而这些状况反过来又会影响下一代人的行为和应对日常生活斗争的方式。

或许最近没有哪一代人像千禧一代那样受到如此多的嘲讽。千禧一代由1981年至1996年出生、目前年龄在28岁至43岁之间的人组成。他们不仅在一段时间内成为成年人,这段时间受到了巨大的经济动荡的破坏,而且他们还多次成为美国金融体系前所未有的管理不善的受害者,这些政治领导人认为美国可以无限期地借贷而不会受到任何不良影响。

前几代人,包括出生于1946年至1964年间的婴儿潮一代,以及在较小程度上出生于1965年至1980年间的x代,都能够享受充满典型中产阶级身份标志的生活方式,例如自己的房子和汽车。

不幸的是,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政策制定者增加了近30万亿美元的债务——将国债从1996年的5.2万亿美元增加到2024年的34.5万亿美元——从而刺激了经济(以及几乎所有东西的价格),并带来了通货膨胀浪潮,使大多数千禧一代都无法实现梦寐以求的中产阶级生活方式。

自世纪之交以来,生活成本(以消费者价格指数衡量)至少增加了50%,远远超过了大多数千禧一代的平均工资和薪水增幅。不幸的是,大多数通胀指数严重低估了房价等因素的涨幅。在此期间,房价上涨了一倍甚至两倍——这取决于该国的特定地区。

保守派评论员表示,持续的政府赤字将严重伤害“我们的孩子和我们孩子的孩子”,这已经成为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但过去几年持续加剧的通货膨胀螺旋正在缓慢但肯定地削弱千禧一代购买房子的能力,或者说,实现任何鼓励他们成家的经济安全感的能力。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美国目前的出生率为每对夫妇1.6个孩子,低于保持人口稳定所需的2.1个孩子的替代率。普遍的经济不安全感可能导致千禧一代不愿意生育和繁衍后代,因为数百万千禧一代已经搬回父母身边。

当然,没有什么比在童年的卧室里试图怀上一个孩子,同时听到父母的电视声音响彻墙壁,而他们却在为谁丢了遥控器而相互争吵更浪漫的了。这种回归家庭家园的命运困扰着数百万千禧一代,他们根本买不起自己的房子,甚至买不起像样的公寓。

根据经济学家格雷·金布罗的说法,千禧一代在工作生涯的第一个十年里,美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只有X一代和婴儿潮一代加入劳动力大军时的一半左右,这一事实无助于这种情况。

千禧一代还饱受千禧年之初经济衰退的折磨(所谓的互联网泡沫破裂),几年后又经历了大衰退(几乎导致整个全球银行体系崩溃),随后又经历了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美国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活动萎缩)。

所有这些事件都严重破坏了千禧一代的职业生涯,尽管整个世界似乎都在与他们作对,但他们仍在尽最大努力攀登公司的阶梯。

千禧一代还被迫背负巨大的学生贷款负担,以支付他们的本科教育费用,在许多情况下,还有研究生和职业教育费用。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报道,在过去的20年里,高等教育的成本超过了其他一切,私立国立大学的学杂费增长了132%,公立国立大学的州外学杂费增长了127%,公立国立大学的州内学杂费增长了158%。

因此,很少有千禧一代能够在不背负巨额债务的情况下完成大学和职业教育——这一负担至今仍在加剧他们的经济不安全感。

杰斐逊·哈尼·韦弗是一名居住在佛罗里达州的事务律师。他在北卡罗来纳大学获得经济学和政治学的本科学位,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国际关系的法学博士和博士学位。

 

(作者:Jefferson Weaver)

(出处:Newsmax 网站)

(编译:王季军)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编译首发)

免费订阅精彩内容免费订阅

標籤: 人生百态,今日民生,千禧一代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