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2024年6月22日 星期六

史海鈎沉故國回首

揭秘228事件和暴動 中共如何煽動利用和直接參與(組圖)

張均威

2017年2月28日

AA

張均威

2017年2月28日

0
0
0
AA

0
0
0
0
0
0
AA

2017年2月28日

張均威

2017年2月28日

張均威

今年是台灣“二二八”事件70周年。“二二八”事件的導火線是發生在台北市的一件私煙查緝血案而引爆的官民衝突。白崇禧之子白先勇回憶,當時蔣介石派白崇禧做善後工作,在十六天內把台灣的民心基本安穩下來。而台共則利用了這個事件煽動民怨。中共高調將舉辦““二二八”事件”70周年紀念活動,被學者認為是一種統戰工作。

1951年在北京舉行的228四周年紀念大會。大會堂上寫著:“抗美援朝發揚愛國主義精神為“二二八”烈士報仇雪恨”

白崇禧之子白先勇先生介紹,1947年,台灣發生了“二二八”事件,其實表面看起來是一個很偶然的事情。那時候煙酒是公賣的,不準賣私煙私酒。台灣人民生活非常苦,有人就賣私煙。1947年2月27日,有一位老婦人賣私煙被抓到了,緝私人員沒收她的煙,這會使她的生活更沒有著落,老婦人就哀求這些人,但這些人用槍托打她的頭,把她打昏了,這就激起了民怨,幾個緝私人員一慌張,朝天開槍,那一槍打死了一個人。第二天,2月28日,有民眾開始遊行,很快野火蔓延。

從2月28日到3月17日這段時間,台灣有些曾經當過日本兵的人,一些流氓,把一股怨氣發泄到外省人身上,在街上看到人就問會不會講日語和閩南語,不會就打。有不少外省人被打傷,甚至危及性命。全省就這樣失控了,一直到3月8日,國民政府派軍隊來鎮壓。

白崇禧之子白先勇

蔣介石派白崇禧做善後工作

白先勇於2015年3月21日在北京大學演講時回憶,“那幾天蔣介石正派胡宗南部隊攻打延安,國民政府的整個重心在延安方面。“二二八”事件這邊,國民政府開始有誤判,沒想到那麼嚴重,覺得不行了,才派軍隊鎮壓。軍隊一去,就逮捕了很多人。不光是軍隊逮捕,警衛總部和便衣隊,很多機關也隨便捕人,一片混亂,很多人糊裡糊塗就被逮走了。這種情形下,蔣介石就派我父親去做宣慰工作,善後。”

對於委派白崇禧解決此事的原因,白先勇分析“第一,因為他是國防部長,有這個許可權,對軍隊、軍警可以直接下令;第二,他在抗戰中有威望;第三,這個時候是蔣介石信任他的時候。”

陳儀陽奉陰違激化矛盾

那時台灣600萬人,軍隊來後人心惶惶,大家非常恐懼。

白先勇介紹,白崇禧到台灣的第一件事就是以國防部長的身份下令,最重要的是最後一句話:“參加此次事變人員,除了共黨之外一律免究。”“一律免究,情節輕者統統放掉,”這句話表示從寬處理,那時候已經好多人被判了死刑,馬上就要槍斃的。台灣當時的行政長官陳儀開始還想阻止,後來白崇禧在全省用飛機把傳單投下去,要安定民心。

還有一點很重要,那時候很亂,什麼人都可以逮捕,也沒有公開審判。儘管白崇禧下令禁止濫捕濫殺,寬大處理,但陳儀他們還是在做秘密處決的事。陳儀有兩個身份,一是行政長官,一是警備司令。白崇禧聽了很多陳儀他們的陽奉陰違做法。

政治人物操控此事攻擊國民黨

從1947年3月17日到4月2日,這十六天里,白崇禧將此事平復了,把台灣的民心基本安穩下來。

白先勇認為,這十六天白崇禧沒有讓“二二八”事件擴大,即使這樣,還是有陰影,還被很多政治人物操控。國民黨開始時掩蓋相關的資料,直到90年代才開放。但越是掩埋真相,越引起人民的抗拒。有些有政治野心的就趁機擴大宣傳,所以每年選舉的時候都拿“二二八”事件來攻擊國民黨,到今天為止還是這樣。

台共利用“二二八”事件煽動民怨

“二二八”事件,發生在抗戰勝利後的國共內戰期間。幾乎所有“二二八”的責任都指向國民黨,指向蔣介石,卻忽略了“台灣共產黨”在“二二八”事件中的角色。227緝煙事件中緝私人員槍擊民眾事件和“二二八”當天在長官公署前衛兵開槍掃射的事情雖然與台共無關,但“台共”利用了這個事件所引發的民怨,則是不爭的事實。台共黨員謝雪紅、鍾逸人等在台中所成立的“二七部隊”,就直接參与了“二二八”事件。

1949年10月1日,參加中共建國大典的“台共”謝雪紅,恰好站在毛澤東的背後。這一刻是謝雪紅的政治顛峰,成為台灣人最高的政治代表,因為她是228事件中的第一女主角,也是行政長官陳儀的頭號通緝犯。

台大政治系教授明居正曾分析,這場群眾運動後來卻被中共以及中共在台灣的地下黨加以運用了。我們從兩個方面可以印證這個發展。首先,人們注意到,當時在台灣幾個地方重大的暴動中,它的領導人都有中共的黨員或是中共地下黨人的影子。譬如說在台北地區有蘇新、吳克泰、蔡子民、陳炳基;在台中地區有謝雪紅;在嘉義地區有陳纂地或是中共在台灣的地下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武裝部部長”張志忠等人。

其次,這些人在“二二八”後,有的被捕,有的亡命海外,但是後來許多人先後回到大陸。而且我們如果繼續追溯他們的生命軌跡的話,會發現其中很多人在中共的政治圈當中還擔任頗為重要的職務:謝雪紅曾經擔任過台盟的首任主席;蔡子民也擔任過後來的台盟主席;吳克泰當上了全國政協的常委;陳炳基曾經擔任過中共北京市委的常委。

這些現象有力地說明了一件事:“二二八”事件雖然不是中共引爆的,但是中共跟“二二八”卻有著非比尋常的關係。

中共國台辦多次表示將舉行相關“二二八”紀念活動,還稱這是中國人民解放鬥爭的一個部分,批評“台獨分裂勢力”歪曲歷史事實、挑撥省籍矛盾、撕裂台灣族群。中共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發言人安峰山今年2月8日表示,中國大陸相關部門今年會舉辦““二二八”事件”70周年系列紀念活動。

為統戰中共高調紀念“二二八”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在臉書上指出,中共突然開始熱衷紀念“二二八”,除了統戰之外,沒有別的解釋了。並強調,如果台灣對“二二八”的討論還停留在中正紀念堂的去威權化,而不能宣告加害者的責任,這也只是反映台灣社會追求轉型正義的腳步需要加快而已。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說,紀念“二二八”,最重要的精神就是記取教訓,牢記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牢記自由民主才是立國的基石,有這樣的體認和實踐,政府就不會對人民暴力相向。

民進黨立委林俊憲表示,“二二八”事件對台灣人來說,是一個相當沉痛的事件,中共辦這項活動,雖然出發點與台灣不同,但也無法改變過去那段歷史。林俊憲強調,中共如果真的想改善兩岸關係,或爭取台灣人的認同,還是要開大門走大路,不必用這種統戰技倆。

有網友大酸中共說:“紀念“二二八”,然後6·4卻提都不能提,有趣的邏輯。”

“再兩年可以紀念6·4天安門30周年。”

還有網友指:“新疆、西藏天天都在“二二八”啊!”

“就拿台共與謝雪紅說事啊!”

“共產黨各種抹黑竄改歷史。”

“共產黨屠殺自己人民不紀念,是貓哭耗子嗎?”

“中共是不是要垮了啊?”

(责任编辑:文恩)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免费订阅精彩内容免费订阅

標籤: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