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2024年6月23日 星期日

世界之窗他鄉异客

美国梦

香香

2017年3月2日

AA

香香

2017年3月2日

0
0
0
AA

0
0
0
0
0
0
AA

2017年3月2日

香香

2017年3月2日

香香

【新三才讯】万万想不到,川普的当选美国总统及其后续执政团队人选的锁定,竟一步步的带出我的美国梦。

当年去美国念书,为的是给自己一个缓冲;只是一去就是二十多年。

细细回想,其中个人小小的经历似乎对照着美国的黄金期,以至其逐渐走下坡的灰暗期。

黄金期,在求学上体现的是,在美国,到处都是奖学金,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研究生的生活相当的优渥;在粥多僧少的状况下,东方来的留学生,个个是天之骄子、深受礼遇。

走在校园、郊区或者购物中心,自己都觉得走路带风,迎面而来的满是友善的目光、微风般的笑脸与亲切的问候。

课堂上,多的是教授们的倾囊相授,即使是考试时,也重在学习、不在成绩的极力协助、理解题意;更有美籍同学每逢下课便主动传来笔记,协助我这尚处鸭子听雷的外国人。
生活上,处处有温馨。

有一次,错过了公交车,无奈的走回家,下一班要等30分钟啊!外面天寒地冻的,宁可再跑一趟。可一辆轿车突然出现在眼前,车里露出一张微笑的脸;老人和善的说,「赶着去学校吗?我送妳吧。」原来,散步中的老人注意到我跑步赶公交车,当下决定回家开车出来,送我一程。在这小区住了近两年,从没注意到对街住着的老人,而他是大学里高阶职员退休;他说,这两年一直很开心看到我在这大学城里进进出出的。

大约17年前吧,在一次参加国际会议的旅途中,飞机上邻座的老先生开口说话了,听得我一头雾水。请他再说一次,这才听懂他是在背注音符号!顿觉老先生真可爱。原来在二次大战时,老先生被派驻过中国,他见过蒋先生,也曾努力学过中文。得知我此次参加会议,重点在找工作,老先生立刻大方邀请我将履历寄给他,并一再声明他一对儿子都是大律师,人脉很广,他希望能帮上忙。会议上,也再度遇见老先生。虽然最终我没将履历寄出,但至今犹记得,他那千叮咛、万交代的关切眼神。

在那个年代,留学生开的多半是老爷车。一次,我向修车厂老板抱怨,「这破车,让我连外面鸟叫声都以为是自己的车子又出问题了。」老板笑着说,「妳知道妳是有朋友的吗?」自那时起,每次修车,老板都免费提供额外检查与维修。

黄金期的美国,乐观、蓬勃、有朝气。人人彬彬有礼、乐善好施、友善、平和。

只是,不知从何时起的经济萎靡,伴随着人心的改变,紧张的氛围似乎渐渐的笼罩了北美大地。

东方来的留学生逐渐成了教授们批评的对象,学子们把冷门科系当赴美跳板,外籍研究生学习意愿低落、程度普遍下滑。

周遭的声音也在逐渐变调。

伊拉克战争初期的人心振奋、一致反恐的正义之声已不再;浮出的抱怨声,每况愈下,「美国内部也有许多困难的」、「美国自己都管不了了…」

走在街头,竟冷不防的迎来一句,「滚回中国去!」我也只能心里弱弱的回应,「可是,我是台湾人…」

近几年,无论是政府机关、企业或校园里,向钱看、向权看的作风,已有水涨船高之势,让人不得不担忧北美大地正因道德的沉沦而走向败坏。


那泱泱大国的积极与良善似乎渐行渐远,而我那走在路上曾有的自信也日益渐惭。

2016更是惨不忍睹的一年。

不仅传出国庆节有人因看烟火而受伤,全美各地更是前仆后继的传出种族仇恨枪杀案件。

让人不禁要问:究竟是已经沉沦到什么地步,让美利坚合众国不再受神的眷顾?

而今,川普当选,其执政团队对道德要求的信誓旦旦,与川普誓言找回美国固有的伟大,一改之前打着美国传统旗帜、大行政治利益挂帅的政客要求;我的心燃起了希望。

我期待,北美大地能再现辉煌,回复她曾有的对生命真正的包容、关怀与热情。

来源: 微希文集
(责任编辑:香香)

免费订阅精彩内容免费订阅

標籤: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