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2024年6月24日 星期一

时事万象财经动态

中國灰犀牛正威脅中國經濟

邓梁

2017年8月14日

AA

邓梁

2017年8月14日

0
0
0
AA

0
0
0
0
0
0
AA

2017年8月14日

邓梁

2017年8月14日

邓梁

在上海,西方人擔心所謂的黑天鵝,是那些罕見的、可能會擾亂金融市場的意外事件。但中國更擔心「灰犀牛」,即經濟中顯而易見的大問題。這些犀牛是一群中國的商界巨頭,他們結合了政治人脈和貪婪的野心,創造出龐大的跨國集團,如安邦保險集團、復星國際、海航集團和大連萬達集團等,享有國有銀行提供的廉價貸款,打造各自的帝國,且出手闊綽。

隨著中國公司將目光投向國境線外,灰犀牛交易在過去幾年間迅速增長。這股由借貸支持的支出熱潮致使監管者嚴加審查,嚴審激進的併購交易。

現在,設些灰犀牛如此巨大和複雜,負債如此之高,在經濟中的關係又如此盤根錯節,以至中國政府突然開始迫使它們就範。席習近平最近發出警告,金融穩定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共產黨的官方報紙則指出了灰犀牛的危險。

中國的監管機構越來越擔心,一些最大集團公司的債務水平太高,可能對金融系統構成威脅。銀行業官員正在加強對公司資產負債表的審查。

這種對第一代後毛澤東時代資本家的態度的轉變十分迅速。他們曾被樹立為中國的獨創力和經濟能力的楷模。

增長迅速的保險公司安邦曾斥資20億美元,收購紐約的豪華酒店華爾道夫-阿斯特里亞(Waldorf-Astoria)。去年,安邦董事長吳小暉還在華爾道夫-阿斯特里亞與美國商界領袖一同享受美酒和美食,成為矚目的焦點。而上月,他被中國警方帶走,原因不明。

掌門人被稱作「中國的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復星集團,與地中海俱樂部(Club Med)、太陽馬戲團(Cirque du Soleil)和其他跨國品牌達成了數以十億美元計的交易。2015年,掌門人郭廣昌曾被當局短暫扣留,原因不得而知;最近,該公司被迫否認郭廣昌再次被有關部門帶走的揣測。

海航集團在成立之初,只是一家地區性的航空公司,但現在,它已發展成為一個大型跨國集團,持有希爾頓酒店(Hilton Hotels)、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和機場地面服務公司瑞士國際空港(Swissport)的股份。歐洲監管機構眼下正在對其進行審查,而華爾街銀行巨頭之一的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已決定不再與它合作。

大連萬達集團與美國娛樂巨頭爭鋒相對,一年前承諾要在中國打敗迪士尼。現在,這家中國公司正在撤退,賣出了自己的主題公園和酒店。

「這些新公司的問題是,沒有人具備可以控制這些公司的政治或監管實力,」位於上海的精品投資銀行顧問公司Kaiyuan Capital的首席執行官布洛克·西爾沃斯(Block Silvers)說。

灰犀牛有一個共同的特徵:負債高、交易多。

多年來,中國的銀行樂於發放貸款,迫切地希望持續向經濟注入資金。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過後,它們雙倍下注,希望促進增長並壓低人民幣的幣值。

這些集團公司口碑好、盈利高,走在貸款隊伍的前列。海航集團通過官方控制的銀行獲得了900億美元的信貸額度。安邦集團三年花去超過100億美元,交易資金主要來自銷售所謂的財富管理產品,其實是承諾高收益、低風險的不透明投資。

手握官方提供的資金,這些公司在政府的敦促下把目光投向了海外。據調研公司迪羅基(Dealogic)稱,過去五年裡,萬達、安邦、海航集團和復星集團至少完成410億美元的海外收購。

中國的債務水平飆升。2011年,延伸至私人非金融公司的貸款總額大約相當於該國經濟產出的120%。現在,這個數字是166%。

「中國政府扮演了不可或缺的促成者角色,」加利福尼亞州克萊爾蒙特麥克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研究中國政治的教授裴敏欣說。「如果研究它們是怎麼發展到這麼大的,就會發現都是通過──舉債。」

到2015年,中國的經濟失去動力。一直想方設法要對湧入該國的美元進行再投資的政府,突然需要防止這些資金流出。北京不得不拿出大量資金防止人民幣貶值。

政府開始更近距離地審視那些達成交易最多的公司。去年12月,中國四大監管機構罕見地發表聯合公告,對在海外房地產、娛樂和體育行業的「非理性」投資發出警告,稱這些領域存在「風險隱患」。

去年,萬達集團豪擲35億美元收購傳奇影業(Legendary Pictures)。該公司出品過《斯巴達300勇士》(300)和《哥斯拉》(Godzilla)等大片,不料後來的《魔獸爭霸》(Warcraft)和《長城》卻大敗。

復星集團收購了英國的伍爾弗漢普頓流浪者足球俱樂部(Wolverhampton Wanderers Football Club)。這是中國公司收購包括AC米蘭(AC Milan)、國際米蘭(Inter Milan)和索肖(FC Sochaux)在內的眾多足球隊的交易之一。

安邦曾為收購連鎖酒店品牌喜達屋(Starwood)而陷入一場曠日持久的爭奪,抬高了競價的同時也引發了關注。最終,萬達退出,喜達屋被萬豪(Marriott)以130億美元的價格拿下。

最近幾個月,政治和監管環境迅速轉變。中國官方全力投入到了確保共產黨的下一屆大會順利召開之中。中國每五年召開一次這樣的大會,並選舉領導人。在將於今年秋天召開的大會前夕,政府高度重視穩定,不管是金融還是其他方面。

這種動向給交易巨頭們蒙上了一層陰影。復星集團幾乎已經停止了瘋狂的交易行動。海航集團也放緩了收購步伐。

兩家公司均表示自己資金狀況良好。「我們堅持嚴格控制金融風險,並將繼續改善債務和現金流,」復星集團在一份聲明中說。

海航集團稱過去七年裡,其資產負債率已經下降。「海航集團是一家財力雄厚的公司,資產負債表強勁、多元,反映出我們持續增長並參與整個資本市場,」該公司說。

萬達集團本月宣布將把價值93億美元的酒店和主題公園賣給另一家房地產開發商融創中國集團。但後來,萬達被迫取消最初的交易,分拆相關資產,將其分別賣給融創和另一個中國買家富力地產。

「大家都很關心萬達商業集團的負債問題,」大連萬達集團的董事長王健林在週三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說起該集團的主要房地產子公司時說。

5月初,對安邦的急速增長感到擔心的中國保險業監管機構叫停了兩款投資產品。此後,安邦的命脈——財富管理產品的銷售——大幅減少。

安邦表示自己業務正常,有充足的資金。長期擔任安邦董事長的吳小暉被有關部門帶走後一直處於休假狀態,但尚未受到任何公開的犯罪指控。

現在,這些中國巨頭們看上去更像灰犀牛了。這個詞本身並非源自生物學,而是來自一本同名商業書,如今它在中國成為暢銷之作。

上週,在習近平對債務問題表示擔憂後,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報紙《人民日報》在一篇言辭激烈的預警文章中使用了這個詞。「金融領域風險點多面廣,」這篇未署名的評論文章說。「既防『黑天鵝』,也防『灰犀牛』。」

這些集團公司面臨的擔憂是,它們能否妥善管理付出了高昂代價的擴張,以獲取哪怕是償還低息貸款所需的利潤。如果監管機構或銀行採取更加果斷的行動,控制信貸,這些犀牛可能會面臨危險。

「停止放貸時,就會有反應,」西爾沃斯說。「究竟是破產還是隨著時間做出調整,目前尚難以預料。」

免费订阅精彩内容免费订阅

標籤: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