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2024年6月24日 星期一

更多内容更多

新三才精華回顧:魏斯博士:前世今生來日緣(一)

姜啟明

2018年5月6日

AA

姜啟明

2018年5月6日

0
0
0
AA

0
0
0
0
0
0
AA

2018年5月6日

姜啟明

2018年5月6日

姜啟明

【新三才精華回顧】相信許多人還記得三十多年前的一本暢銷書─《前世今生》。書的作者叫布萊恩·魏斯(Brian L. Weiss),一位常春藤名校耶魯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的畢業生,曾是接受正規訓練的醫生、權威的心理醫學教授、主任醫師,以及堅決的無神論者。

然而,一位叫凱瑟琳的女子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魏斯博士從此走上了一條他認為是更科學的探索之路——通過對前世的回溯和來生的前瞻,而治癒病痛,了悟因果,把握人生。

許多的世界名人、億萬富豪、政治領袖都曾是魏斯的病人,他受邀去各地演講與開授催眠課程的時間表常年排得滿滿。歐普拉的脫口秀(The Oprah Winfrey Show),拉里·金的現場節目(Larry King Live)、20/20、《48小時》、CNN的探索頻道,以及數不清的雜誌、報紙和電視節目中都曾以魏斯博士的研究為主題。

筆者有次於紐約邂逅魏斯博士,就《前世今生》到他當時新書《一個靈魂,多次轉生》進行了一次珍貴的心靈對談。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對於中國和他的中國讀者,魏斯博士有着特殊的感情和淵源。

和凱瑟琳女士的因緣際會

在《前世今生》一書裡,和以前的受訪中,魏斯博士多次談到了他遇到凱瑟琳後人生的轉變:

「遇到凱瑟琳之前,我發表了40餘篇科學論文及專著,在精神藥物學與腦部化學領域裡,我獲得國際認可的聲譽。一點也不奇怪,我對『非科學』的領域,如『超心理學』,曾經是徹底的懷疑,而對於前世輪迴的概念一無所悉,也不屑一顧。」

「哪想到催眠中的凱瑟琳莫名其妙的開始回憶前世,其中還有另外空間的高級靈性大師帶來的教導。她所有的病症,在前世回溯後都獲得改善。我驚愕萬分,事件衝擊了我,讓我進入輪迴、靈魂的世界,於是開始找尋科學與直覺之間的交點。」

「1982 年,在我安靜微暗的催眠診療室裡,凱瑟琳以如雷貫耳般的奧秘向我揭示有關我父親與兒子的訊息,震得我雙耳欲聾……我的手臂起雞皮疙瘩。凱瑟琳不可能知道這些事,甚至也沒有地方可查:我父親的希伯來名字;我曾有個兒子,死於千萬分之一機率的先天性心臟缺陷;我對醫學界的看法;我父親的和我女兒的命名。太細緻、太充分了,不可能是假的。如果她能說出這些事,是不是還能說出更多?我想要多知道一點。有關我父親與兒子的訊息,打開了我的曾經封閉的心靈,我開始認真面對來世與超異能現象的可能性。」

「誰在那兒?」我問:「誰告訴你這些事?」

「大師們。」她輕聲說:「他們告訴我的。他們說我活過86次。」

「帶着對任何有關輪迴轉世的科學論文的強烈渴望,我翻遍了醫學圖書館。讀得越多,就越意識到,儘管曾認為自己頭腦的每方面都受過良好的教育,但我的知識還是很有限的。有許多這方面的研究和出版物,都是由知名的臨床醫生和科學家們實施、驗證並重複的,但是很少人知道。他們有可能都錯了或者都被欺騙了嗎?證據是如此的確鑿,而我還是懷疑。不管確鑿與否,我覺得難以相信。」

「這經驗再加上隨後其他病人的經驗,我的價值觀開始轉變,從物質轉入精神,而且更關心人我關係,不再汲汲於名利,我也開始理解什麼是可以帶走而什麼帶不走。確實,在這之前我一定也不相信肉體死亡後我們的某一部份還有生命。」

「那幾周,我重溫了在哥倫比亞大學念一年級時所學的比較宗教課的課本。在《聖經》舊約和新約全書中確實提到輪迴轉世。公元325年,羅馬康斯坦丁大帝和他的母親海倫娜,將新約中關於輪迴轉世的內容刪去了。」

在《前世今生》一書中也提到,大師們通過凱瑟琳共示現了10餘次,談話涉及到人類的不朽及生命的真正意義:「我們的任務是學習,豐富知識成為神那樣的生命。直到我們可以解脫了,然後我們會回來教誨和幫助其他人。」

一個純粹的現代科學家的根本轉變

我們的這次談話,也是從《前世今生》展開的。魏斯博士說他知道前些年他的書在中國很流行。看着中譯本書中的照片,他說自己雖多增華髮,但看起來樣子還是沒變:「這本書是在台灣出版的,但在中國大陸的許許多多人,包括馬拉西亞和世界其它各地的中國人,我都從各地收到他們的反饋和電子郵件,所以我知道在九十年代這本書還是很暢銷的。」

記者:這本書的中文書名翻譯的很好。就讓我們從書名談起吧。因為你是一位訓練有素的耶魯大學畢業的博士,當你談到輪迴和轉生的時候,那一定是個很大的飛躍,無論是從唯物的角度還是從精神的世界,你能否再多談一點,那樣的轉變是如何發生的?

魏斯博士:好的。在遇到凱瑟琳(註:凱瑟琳是作者在《前世今生》一書提到的改變了他的一生的病人)之前,我的世界不但是唯物的,而且是學術性的,那就是我的世界的全部。我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化學系,然後又到了耶魯大學醫學院學習並接受從醫訓練。然後我在耶魯大學,匹茨堡大學作教授,在邁阿密大學任教時,我還是西奈山醫療中心的心理醫學系主任。

那時我領導着一個治療睡眠失調的中心,用的是電子器材所以是物理療法,非弗洛伊德類型的,而是純科學型的。我還領導着一個正電子發射(PET)頻譜掃瞄中心。我做的就是那樣的工作,我慎視一切,對我現在跟你要談到的這些理念根本不信:那時我不信前生,不信精神,不信關於精神境界的追求。可以說,我非常左腦發達,善於思辯,純學院派。

無疑是凱瑟琳促成了我這一生的巨大轉變,但我前生前世中也在奠定着我這生轉變的機緣。像我剛跟你談到的,在我某一前世中,我是個佛家修行人。當我現在說到「我」的時候,我指的是這一世的布萊恩·魏斯。但如今我在看我自己的時候,我不只想到我的一生,或一個空間。用此生說事情,只不過是為了方便。

如今我能記憶起來的前世生命輪迴中,我作過佛教徒,印度教徒,天主教徒,每生每世都不一樣。舉例說吧,和你在談話的這一刻,我眼前浮現出我曾是如觀音菩薩般的一位男佛的形象,袈裟上綉着心形的中文佛經中的字樣,在我看來,多維的精神空間都是同時存在於一身。

(待續…)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

【新三才精華回顧,為您精選、品味精華、回顧精彩,轉載請註明新三才】

免费订阅精彩内容免费订阅

標籤: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