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2024年6月10日 星期一

更多内容更多

新三才精華回顧:魏斯博士:前世今生來日緣(二)

姜啟明

2018年5月6日

AA

姜啟明

2018年5月6日

0
0
0
AA

0
0
0
0
0
0
AA

2018年5月6日

姜啟明

2018年5月6日

姜啟明

【新三才精華回顧】(續前文)

一千多年前在中國 曾與道家神仙同游

記者:你去過中國嗎?

魏斯博士:今生沒有去過,但我很想去中國。從前我妻子去過,我也去過,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大概是一千多年前的樣子,那時佛教在中國非常興盛,禪宗剛剛在中國興起,我也多少參與其中,大約是佛教在向禪宗演變,將要傳入日本的年代。

記者:是唐宋年間嗎?

魏斯博士:沒錯!大約是那時候。我不記得太多細節,因為我可以看到事情,但不一定知道那是哪一個朝代。那時我見過道家的神仙,我的整個生活情景就是一位道士的一生,很不同。和我在一起的有其他五六位道家神仙,我無法記憶起所有的細節。

現在這聽起來不是科學,因為它和我這世的生命對不上號。但是無論如何,這樣的體驗發生過很多回了。有通靈術的,或有其它本事的人跟我說:「我看到你有兩個形象,其中一個總是一位中國老人」。我想也許這來自於我在中國古代做道士的那一世。我發現我現在所做的許多事情更接近東方的宗教,與佛教,特別是印度教,有着非常強的聯繫。

(佛教中)前世的概念,善的概念,慈善的重要性,為什麼遭受痛苦,如何減輕苦難,如何擺脫無常,這些概念和我在做前世回溯療法中所發現的事非常非常地相似。所以,我想去中國。我妻子更是想去中國,她非常想去看看那裡的人民,去北京,登長城,她想去中國其它地方,去直接深入其中,體驗那裡的風土人情。

古老的,精神的,都是科學

記者:聽起來是一個巨大的改變,從一個唯科學是舉的教授轉過來,但我想,對精神境界的探索與追求,是否是更科學的東西呢?

魏斯博士:是一個巨大的跳躍。但我依舊秉持着審慎明辨的心態。我聽到過許多關於新世紀(NEWAGE)運動的事情,其中很多對我來說都不值得推敲,但也有一些確實有道理。現在,我希望我是一位思想開闊的科學家,在不失我在邏輯思維,推理和科學研究的素質的同時,探尋精神世界。我認為二者並不相悖。因此我依然用科學的眼光審視一切。

我的背景也許使得我和這一領域的許多其他人有所不同。我曾是一位醫學博士,做過教授,用現代科學的手段譬如正電子發射掃瞄儀來研究過人腦。但是如今我對那些古老的概念也能夠接受,因為我發現甚至在古代的佛教中,也有許多科學在其中,那裡談到了原子理論,基本粒子,不同的空間,諸如此類。對我來說真的一點都不相悖,也許只是那時的人們和現在人所用來描述的語言不同罷了。可是很多古代的理論,都似乎正在被現代的科學和臨床研究所證實了,證實着。

進入未來不是夢

記者:在你的這本新書里,你有什麼新的發現呢?

魏斯博士:你是說《同一靈魂,多次轉生》嗎?它談到了進入未來的事情。(進入)未來,對於我依舊是科學的。因為對我來說它和現代物理學緊密相關。我不是個物理學家,但當我閱讀那些新發現時,譬如就我對超弦理論的理解,那就是在談及多重空間,無限宇宙。

在我閱讀現代天文學家的著作和其它科學讀物時,我發現他們和我所做的工作殊途同歸。因為他們也是在論述關於平行空間,可預期或不可見的未來,膨脹宇宙,無邊蒼穹。在我的工作中,我發現這些和我的病人催眠狀態下所描述的是如此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我的病人在描述時少了那些數學公式,但他們和超弦物理學家所描述的是同樣的時間,同樣的情境,同樣的概念。

現在的天文學家的確承認多維空間的存在,所以我說前生來世是有着它的現代科學的基礎的。如何將這兩極完整地接合起來,還需要我們繼續探索,但現代物理學中這些共通的發現,遠比大多數人所了解的要神秘的多,玄奧得多。因而就我在實踐中所發現的,可以說我比那些傳統的精明的生意人,或對這些概念一無所知的現代人,應該更接近量子物理學,超弦理論和現代天文學。我發現談論未來,也並不是什麼不科學的事。

魏斯博士:我對催眠的興趣始於對夢的研究,有些人可以做具有預見性的夢,他們會夢到未來,而且將來的事情常常會按它們夢裡的情形發生,對我來說,這非常奇怪,人們怎麼可以夢到將來,而且未來發生竟然和夢裡夢到的一樣!

於是我就開始研究未來,因為作為一個科學家我所研究的領域就是意識是如何工作的,如何左右事物,因此現代心理學需要了解人們是如何夢到未來的,或所謂具有前瞻性的夢,這就是我開始用前瞻療法引導人們進入未來的來由。

我當時的想法是:如果人們能在睡夢中能進入未來,那麼進入催眠狀態時他們應該也可以進入未來。但問題在於未來是如此的不可預測,所以基於進入催眠狀態的人在其中的自由意志,他所看見的未來可能也不是唯一,會發生變化。似乎每次夢中人的不同決定,也會改變他自己的未來。

比如說當時你有兩種選擇:或者你決定來到美國上大學,在這裡訪問我;或者你呆在中國做些其它的事情,你就會因此有了兩種不同的未來。在我面前的這個君宇有着這樣的未來,而如果君宇留在了中國,他也會有自己的未來,但一定是不同的未來,在不同的宇宙空間也許是這樣的。可是他們卻會有着某種聯繫。

這一切促使我看到了急迫的科學方面的需要,去研究這些現象,譬如我們的意識是怎樣知道將來的事情?那些有着靈異能力或特異功能的人是如何看到的,科學依據又是什麼?是否有一種能量和我們聯繫着?是否量子理論和超弦理論可以對回溯和前瞻療法中做些解釋?我認為這是需要探索的一個領域,一個並非與科學不相容或相悖的領域。

(待續…)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

【新三才精華回顧,為您精選、品味精華、回顧精彩,轉載請註明新三才】

免费订阅精彩内容免费订阅

標籤: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