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2024年4月16日 星期二

时事万象热点评论

中国经济奇迹已经见顶了吗?

王季民

2024年1月19日

AA
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国——都是由霸主统治的,他们也有能力做出极其愚蠢的政策决定,避免大多数民主政府决策过程中固有的拖延,从而使他们能够实施得更快,但结果却也会更灾难性。

王季民

2024年1月19日

0
0
0
AA
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国——都是由霸主统治的,他们也有能力做出极其愚蠢的政策决定,避免大多数民主政府决策过程中固有的拖延,从而使他们能够实施得更快,但结果却也会更灾难性。
0
0
0
0
0
0
AA

2024年1月19日

王季民

23

2024年1月19日

王季民

23

【新三才编译首发】有一个政治理论家流派,即「衰落论者」。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假设,即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将不可避免地被另一个大国取代。

几十年来,这种观点在学术休息室和新闻节目中反覆表达——无论未来的新贵是苏联(1960年代和1970年代)、日本(1980年代或1990年代)还是2010年代和2020年代的中国。

诚然,美国的卓越地位并没有一定能被保证,因为我们无所畏惧的领导人在加强国家经济或军事能力方面,显然比不上其大幅开支政府预算的才能。

幸运的是,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国——都是由霸主统治的,他们也有能力做出极其愚蠢的政策决定,避免大多数民主政府决策过程中固有的拖延,从而使他们能够实施得更快,但结果却也会更灾难性。

俄罗斯于2022年入侵乌克兰,招致毁灭性的全球制裁,同时也将瑞典和芬兰推入北约怀抱,说服了日益自信的欧盟寻求将其成员国扩大到乌克兰和摩尔多瓦。

就中国而言,它实施了令人震惊的侵犯人权行为,并与包括印度、越南和菲律宾在内的几乎所有邻国发生争执。

它还声称控制了南中​​国海的大部分地区,导致几乎所有主要贸易伙伴开始将供应链转移到其他地方。

但对于潜在的继任者屡屡未能夺取目前由美国掌握的王位,我们有一些合理的问题值得提出。

为什么国土面积和人口都比美国多的前苏联没能追上它的对手呢?

事实上,自1991年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经济在过去几十年来的成长并没有为我们的衰落论朋友带来任何值得兴奋的事情。

以1997年为例,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为4,337亿美元;到2022 年,GDP增至2.244兆美元——同期成长了四倍,也就是增加了1.81兆美元。

尽管乍看之下这是一个巨大的成长,但与1989年曾经高达2.5兆美元相比,GDP基础值非常低。事实上,2022年美国的GDP仍然是俄罗斯的14倍以上。

当然,这种简单的比较并不能说明全部情况,因为1990年的苏联拥有近2.87亿人口和8,650,000平方英里的土地面积。

苏联解体后,其最大的组成共和国俄罗斯只剩下约1.48亿居民和6,601,000平方英里的土地。

毫无疑问,失去近一半的人口、四分之一的领土和大部分工业基础对俄罗斯民族来说无疑是一种创伤。

但俄罗斯经济——被描述为拥有核武的加油站——几乎没有任何特征能让任何理智的人相信它将在下个世纪对美国的经济优势构成严重威胁。

同样,为什么20世纪最后几十年的工业巨头日本却错失了控制全球舞台的机会?

日本陷入了30年的低迷,人口不断减少,世界银行估计人口从1995年的1.255亿减少到2022年的1.251亿,根据Statistica的数据,日本的GDP实际上从1995年的5.545兆美元减少到2022年的4.237兆美元— 减少1.308兆美元。

同一时期,美国的GDP从1995年的7.639兆美元成长到2022年的25.461兆美元,增加了17.822兆美元。

美国GDP的成长伴随着人口从1996年的2.666亿人增加到2022年的3.333亿人。

这些趋势令人大开眼界,两个经济体正走向相反的方向:1995年,日本GDP几乎是美国的73%,而到2022年,日本GDP已缩减至仅相当于美国的16.6%左右。

今天,更重要的是,中国——其人口是美国的四倍多,经济连续三十年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并在2015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否会逆势而行,推动经济的发展,并且把美国拉下全球霸主地位呢?还是会重蹈前苏联、日本的覆辙,在美国夺取霸权之前就黯然失色?

毕竟,布鲁金斯学会预计,2022年中国人口约为14.11亿,到2080年将急剧下降到10亿以下,到本世纪末将下降到8亿以下。

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的易富贤博士研究了美国潜在竞争对手的兴衰,并将美国之所以能够保持在全球经济舞台上的地位,归因于美国是四个国家中唯一一个几十年来人口持续增长。

同时,由于各自的人口老化以及工人占总人口比例的下降,每个潜在竞争对手的人口命运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上升或下降。

他还预计,由于灾难性的一孩政策的挥之不去的影响,中国的老龄化人口将在本世纪剩余的时间里迅速下降。这将导致国内生产毛额大幅收缩,「迅速老化的中国和大部分中年的美国之间的经济鸿沟将扩大」。

他认为,到2031年,中国在各项人口指标上都将落后于美国,GDP成长率也可能低于美国。 「中国巅峰」的时代可能已经过去,因为工人人口迅速减少和经济无法再依赖农村工人的大量涌入是不可避免的陷阱。

事实上,中国人口下降必然导致消费阶层萎缩,在未来几十年内购买的商品和服务会减少,从而注定其作为衰落大国的命运,并结束其取代美国成为卓越经济强国的野心。

(作者:杰斐逊·韦弗(Jefferson Hane Weaver),他是一位居住在佛罗里达州的交易律师。他在北卡罗来纳大学获得了经济学和政治学学士学位,并在美国加州大学获得了法学博士学位和博士学位。)

(编译:王季民)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免费订阅精彩内容免费订阅

標籤: 热点评论

评论留言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