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2024年6月16日 星期日

科学探索宇宙時空

月球歸誰所有?「太空法」解惑

姜啟明

2018年7月27日

AA

姜啟明

2018年7月27日

0
0
0
AA

0
0
0
0
0
0
AA

2018年7月27日

姜啟明

2018年7月27日

姜啟明

【新三才編譯首發】美國太空人伯茲·艾德林(Buzz Aldrin)1969年在登上月球後,在月球上插下一面美國國旗的畫面,應該可稱為有史以​​來最著名的旗幟照片。對於那些了解世界歷史的人來說,它也響起了一些警鐘。因為僅僅不到一個世紀以前,在地球上,當人們在世界某個地方插上國旗,也就相當於宣稱擁有(或佔有)了該領土。這樣說來,月球上的星條旗是否意味著美國在那建立殖民地呢?

當人們聽到有「太空法」這一回事時,他們最常問的問題是:「告訴我,誰擁有誰月亮?」

當然,聲稱新的國家領土一直是歐洲的習慣,適用於世界上的非歐洲地區。特別是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蘭人、法國人和英國人都曾創造了巨大的殖民帝國。雖然他們的態度非常以歐洲為中心,但是插上旗幟的法律觀念很快就成為了建立主權的行為,並且在全世界範圍內成為國際法的一部分。

顯然,太空人在心中有更重要的事情,而不是考慮插旗幟的法律意義和後果,而且幸運的是,這個問題其實在登月任務開始之前就已經得到了解決。自太空競賽開始以來,美國就知道,對於世界上許多人來說,在月球上看到美國國旗會引發重大的政治問題。從法律上講,月球可能成為美國一部分的任何暗示都可能助長這種擔憂,並可能引發有損美國太空計劃和美國整體利益的國際爭端。

因此,阿姆斯壯和艾德林是否通過插旗幟的儀式而將月球或者至少其中的一個部分轉變為美國領土?答案是「不」。他們、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和美國政府都不打算讓美國國旗發揮這種作用。

第一個外太空條約

最重要的是,這一答案其實已經載於1967年的「外太空條約」,美國和蘇聯以及所有其他航天國家都已加入該條約。兩個超級大國都同意,地球上的「殖民化」造成了巨大的人類痛苦和許多在過去幾個世紀中肆虐的武裝衝突。因此在決定月球的法律地位時,他們決心不重複舊歐洲殖民列強的錯誤;至少應該避免在外太空「搶地」引發另一場世界大戰的可能性。通過這種方式,月球成為所有國家合法可獲得的「全球公地」,當時是在第一次太空人登月之前兩年。

因此,美國國旗不是主張主權的表現,而是表彰那些使阿姆斯壯、艾德林和第三位太空人柯林斯的使命成為可能的美國納稅人和工程師。這兩個人帶著一塊牌匾,寫著「他們為全人類帶來了安寧」,當然阿姆斯壯的名言也表達了同樣的情緒:他個人的「一小步」,不只是對於美國來說一個「巨大的飛躍」,而是「為了全人類」。此外,美國和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通過將月球岩石和月球表面的其他土壤樣本與世界其他地方分享,實現了他們的承諾,無論是將它們送到外國政府還是允許來自全球各地的科學家訪問它們進行科學分析和討論。在冷戰期間,這甚至包括來自蘇聯的科學家。

所以,這件案子可以結案了,也不再需要太空律師了,對吧?

沒那麼快。雖然月球作為所有國家都可以和平獲得的「全球公地」法律地位沒有遇到任何實質性的阻力或挑戰,但「外太空條約」仍未解決進一步的細節問題。與當時非常樂觀的假設相反,到目前為止,人類自1972年以來還沒有再次回到月球,這也使得月球的土地權利在很大程度上還只是理論上的。

也就是說,直到幾年前,還有幾個新的計劃打算重新登上月球。此外,至少有兩家擁有嚴格財政支持的美國公司Planetary Resources和Deep Space Industries已經開始以小行星為目標開採礦產資源。根據上述的「外太空條約」,從法律上講,月球和其他天體如小行星屬於同一個籃子。他們都不能成為一個主權國家或另一個主權國家的「領土」。

根據「外太空條約」,通過插上國旗或任何其他手段獲得新國家領土的根本禁令未能解決對月球和其他天體的自然資源商業開發問題。這是目前在國際社會發燒的一場重大辯論,目前還沒有明確接受的解決方案。粗略地說,有兩種可能的一般解釋。

美國和盧森堡等歐盟國家同意月球和小行星是「全球公地」,這意味著每個國家都允許其私營企業家,只要獲得正式許可並符合其他相關太空法規則,就可以去外太空(包括月球與小行星)那裡並儘可能地提取它們,以及試圖用它來賺錢。這有點像公海的法律,不受個別國家的控制,完全對任何國家的公民和公司在正式許可的守法捕魚業務持開放態度。然後,一旦魚在他們的網中,人們就可以合法地出售。

另一方面,像俄羅斯這樣的國家以及巴西和比利時等,認為月球和小行星屬於整個人類。因此,商業開發的潛在利益應該以某種方式為整個人類帶來利益,或者至少應該受到嚴格國際制度的規範,以保證全人類的利益。這有點像最初為從深海海底採集礦產資源而建立的制度。在此,要建立一個國際許可制度以及一個國際企業,讓挖掘的資源普遍在所有國家中分享利益。

目前這兩種立場無論在法律上還是實際上,辯論都還沒有結束。與此同時,對月球的興趣也有了更新——至少中國、印度和日本很認真的計劃要登陸月球。因此,最終由各個國家決定是否可以在兩種立場中的任何一個或兩者之間達成共識。在沒有任何普遍適用和接受的法律情況下開展此類活動將是最糟糕的情況。雖然不再是殖民化的問題,但它可能會產生同樣的有害結果。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編譯首發)

免费订阅精彩内容免费订阅

標籤:

评论留言